那些令我懷念的事 — 小學篇 (1)

就當我又懷舊加上KB好了。

小學唸了六年,當然會發生很多很多事,我已經記不得一些事情發生的先後順序,但還是很想把它們寫下來,留給自己以後回味一番。

*****

我現在只要咬下黑輪,就會想起小學圍牆外賣黑輪米血的阿伯。

每個學校似乎都有個永遠不會打開的側門,我唸的那所小學當然也不例外,我還記得這個「不開的側門」是設置在我唸三、四年級時的教室旁。在我有限的記憶裡,這個側門從來沒有開過,但是跟這扇門有關的活動卻從來沒少過,因為這扇門並不是整面實心,而是一根根鐵欄杆所建構起來的,在這裡,最多的就是一些流動小攤販會在門口兜售各種玩具或零食,到底有多少種類我已經沒有印象了,但我卻深深記著有位騎著腳踏車,後座載滿黑輪米血的阿伯。

每天約莫到了下午三、四點之間,也是下午第二節到第三節中間的下課,也許是這個時間剛好大家已經忘記了午飯的飽足感,也可能是這節下課時間是 20 分鐘,成了這位阿伯生意最好的時段。那時候我一天最多的零用錢就是 10 元,只要我在下午以前沒有到校內福利社貪嘴的話,就可以在這裡花個 5 元 10 元(米血及黑輪都是一支5元)買個滿足。

不過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也許是學校的老師怕大家吃壞肚子,開始管制這樣的「地下市場」(我相信一定不是為了保護校內福利社),我們再也沒辦法從側門看到這位阿伯,但是黑輪米血的交易並沒有就這樣中斷,每個學校都有死角,或者說是老師不容易注意到的牆角,就會看到高聳(對小學生來說)的圍牆兩側比手畫腳後,一手交錢一手交黑輪。

也不是說這黑輪米血有多好吃,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黑輪最原始的記憶,居然是來自於這樣的地下經濟。

*****

小學時,我對於月考成績並沒有很執著的感覺,只是如果要向爸媽討個什麼玩具或電玩遊戲,拿著前三名(最好是第一名)的獎狀是最有效益的,當然這裡我不是要寫我拿了幾個前三名(拿這種東西炫耀就未免太沒料了...),只是幾件關於成績的事情令我印象深刻。

忘了這是小三還是小四時候的事情了,我記得我們班上有三個女生功課都蠻好的,常常就這幾個人(再加上小弟我)輪流排一下前三名,某次月考之後,前三名就是其中兩個女生以及在下,但我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另外那個女生哭得十分傷心,哭到導師都沒辦法上課了,當時的我只是覺得這個女生未免太誇張了一點,沒考到前三名下次再來就好啦,搞得好像很嚴重似的,也就沒去跟她說些什麼,只有看著老師不斷安慰她...

結果等老師宣佈誰誰誰在升旗典禮時要上台領獎狀(是的,我們月考前三名都要在升旗典禮後上司令台領獎狀)時,我發現這位女同學居然跟我並列第三名!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狀況,不過或許是當時的導師想要教我們寬容,也就是考高分的人要有寬厚的胸襟接受調分..吧!

---

五六年級的導師,有她自己的一套計算「月考成績排名」的方式,一般的班級,月考的前三名當然就是看月考的科目分數加總(還不是加權平均喔),然後總分排名而已,但我的導師卻認為怎麼可以只偏重於月考呢,應該要把平時成績也一起納入考量才行啊!

所以五年級第一次月考,我每一科都是100,但是最後的名次是第三名。

小學生哪有那麼多平時成績呢?不過就是抄抄國語課本的生詞、國語習作、社會習作、自然習作、數學習作這些吧,最多加上偶爾來的一兩次小考。這有什麼問題呢?回家作業佔的「平時成績」比重是最高的,但是老師的評分標準是字體的美醜,這對於字寫不好看的我非常吃虧啊!而且我的悟性很低,一直沒辦法參透怎樣寫才會得到老師的喜愛,於是平時成績幾乎就讓幾個字寫得十分漂亮的女生給拿下了....

不過字寫不好看的部份我就認了,但是數學小考這種事,根據有去導師家「補習」的同學透露,每次數學小考的考卷他們前一天放學後在老師家就「練習」過了....在我知道這種事情之後,我就真的一點也不在意月考最後究竟是第幾名了,還好我唸小學時早就已經是九年國民教育了,唸國中不必拿小學成績去推甄 XD

  • 字寫的醜,程式才寫的好啊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