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 曾經寫的「我的生命故事」

整理資料夾時發現大學修某個通識課而寫的「我的生命故事」一文,因此備份在 blog 上。

撰文時間:2003/03/27, 緣由:心理學概論課程的作業之一

  在我過去廿歲的生涯裡,雖然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成就,但也算是過得還算有聲有色。知名廣播人光禹寫了一本「不放過青春」,而我也自認為我的青春沒有留白。

  一般來說,人們一提到青春,一定會跟幾件事情產生聯想──叛逆、友情、愛情以及自我實現,之所以說自己青春不留白,也是親自體驗了這些過程,就讓我用一些小故事來描述一下我的青春吧。

叛逆

  談到叛逆,從小我就不覺得我是一個聽話的乖寶寶,總是對父母或是師長的「建議」有「意見」,我總是覺得:「難道你們的建議一定是對的嗎?你們又不是我,怎麼知道這樣做、這樣想真的好嗎?」但是大人們最後總是會用「我的人生經驗比你豐富,相信我準沒錯」的理由,讓我無話可說,只能默默地遵循著這「準沒錯」的規則。

  從小學到高中,似乎每一個教過我的老師都「容忍」過我一些無理取鬧的舉動,每次跟導師起爭執時,我的態度總是強硬地,也許是強烈的自尊心作祟,我一直懷疑:「為什麼你們都不聽我說的呢?愈是這樣用『所謂的大道理』來壓我,叫我怎麼服氣?」

  還好是在學校,學生在學校裡犯了錯都還是可以被原諒,出了社會可就沒那麼幸運囉。好在我的導師都很仁慈,並沒有跟我計較什麼,也許他們眼裡,覺得只是個情緒失控的孩子罷了……

  不過叛逆的個性在成年後漸漸地淡去,再加上大概是媽媽也受不了我的叛逆,所以現在跟老媽就像個朋友般地述說著每一天發生的事,只是我漸漸地受不了媽媽開口的那句:「ㄟ……最近有沒有約什麼女孩子出去玩呀?」真是的……

友情

  其實友情這玩意兒,也常常會有「政治力」介入,怎麼說呢?今天我想跟朋友出去玩,家裡一定會詢問玩伴的成績、家庭背景……(大概只差生辰八字沒問了吧),要是成績差或是家庭背景複雜,那大概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會被禁足,而相反地,如果玩伴品學兼優、家庭背景又好,那家裡也不會多問些什麼……

  從小在這種「封建制度」下,只要功課好的學生大概會被師長們直接標上「品學兼優」的標籤,同學的家長都會歡迎你到他們家裡作客,因為自己從小還算是功課不錯,所以我頓時間成了大家出門的「好藉口」。要出去玩,報上我的名字就可以出門;太晚回家或是做錯了什麼事,我的名字也可以拿來當擋箭牌,小學時代的我還算是頗有人緣,也許這就是我的存在價值吧……

  而友情對我影響最深的,算是國中時在我座位旁邊的一位男同學吧!雖然我小學時挺有人緣,但總是不太敢表現自己(也就是害怕舉手、害怕上臺)的那種人,直到認識了這個朋友之後,他總是在一群人之中帶頭,只因為他表現大方,敢說話、敢表達,從他身上我感受到無比的領袖氣質,而在他的影響之下,我也漸漸地敢張開嘴巴,說出心裡的話、表明自己的立場(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的叛逆功力更上層樓吧……)。

  中學時代的友情,應該大多是在競爭下去經營的吧!我就讀的國中是一所鄉下的國中,大家個性都很純樸,雖然國三面臨聯考壓力,但還是彼此鼓勵對方,希望大家一起考上理想的學校(所以我們國中同學的感情算是最穩定的)。

  而高中之後,也許是競爭壓力更加顯著,要找到交心的朋友著實困難,好在高中多了一個社團活動,一群對同樣東西具有興趣的人就這樣聚在一起,也比較容易成為好朋友。雖然這樣,但我目前最要好的朋友卻都是高中認識的呢!他們會在我需要幫忙時大力相挺,會在我失戀難過的時候陪我猛灌啤酒發洩情緒……,即便現在大家分散在各地唸書,但一有時間機會,總是會想辦法聚它一聚!一起聊聊八卦,敘敘舊,多麼痛快!

愛情

  高中的時候,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個在北部唸書的女生,而我們決定交往看看,那時我們才高一。

  我們南北相隔,一年可能見不到三四次面,只能利用三天以上的長假期才能聚首,年輕人的愛情觀總是:「只要相愛,沒有什麼化解不了的難題。」堅持著這個信念,我們才得以撐得下去,每天只好將思念化作一封封的信件、一篇篇的日記,就這樣堅持了三年,我們都上了大學,她在台大,而我在交大,我們以為總算是開始走上那條屬於我們的愛情道路……

  可惜的是,就在我大一下的春假,為著種種的原因我們分手了,那是我從高中以來受過最大的打擊之一了。在這樣的打擊下當然難過……

  曾經我因為迷上電腦而不用心於書本,但認識了這樣的女孩子,因為她的優秀,也激發了我向上的鬥志,這也讓在班上排名中間的我,能夠有幸能進入交大就讀;因為愛上了這個女孩,也讓我在唱歌、音樂上面下了更多的努力,融入了更多的感情……失去了一個對我影響甚鉅的女孩子,怎能不教我傷心難過呢?

  但現在已經過了這麼久,這樣一次痛徹心扉的失戀並非全是壞事,它讓我重新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好好地去愛自己及身旁每一個關心自己的人,也更認真地去研究兩性關係的問題,去了解男生、女生是多麼地大不相同,即便是如此不堪的苦痛,卻也帶給我不少的收穫,也許我都快具備了開「兩性關係」課程的本事了(笑)。

  雖然現在還是形單影隻一個人,周遭的朋友不停地「祝福」我:「早日找到那個『幸運』的女孩吧!」

  「呵,被我喜歡上的女孩子真的是幸運嗎?那怎麼都沒什麼女生要當這個lucky girl呀?」我百思不得其解……

  「可能是我還沒有修煉成果吧!」結果我自問自答。

  其實,能夠真正學習著與寂寞相處,不因為沒有男女朋友而感到孤獨才是最高的境界吧!雖然失去了愛,卻也看清楚自己並不孤獨,我有這麼多關心自己的朋友,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自我的實現

  從小到高中以前,我總是輕鬆地摘下班上的前三名,很得意地當了幾年的「擋箭牌」,但上了高中之後,也許第一志願學校是各路好手聚集的地方,我的內功無法逼退這如潮水般湧入的競爭者,漸漸地我就失去了在「成績」上的優勢,但卻也開啟了我生活中其它的「門窗」。

  雖然從小就喜歡玩電腦,但也只是簡單地用來打打字、玩玩電動。而高中時,在電腦老師的引導下,開始接觸了電腦中屬於較為「進階」的部分,也就開始了我的廢寢忘食的寫程式經驗,就像中了毒癮般教我無法自拔……(好像太誇張了),也就在這樣的堅持下,我也參加了大大小小各項關於電腦、資訊科的競賽,使得我在推甄交大時,多了許多加分的利器。

  另外,從小我就特別喜歡唱歌,可能是爸爸媽媽也愛聽流行歌曲的緣故,我也跟著哼唱學了不少,而國中又藉著學英文學了不少西洋歌曲,所以上了高中之後,也去弄了把吉他來,學著自彈自唱。

  可能是因為從小學習鋼琴的緣故,對於音樂的敏銳度還算不賴,所以吉他的學習歷程不算太辛苦,再加上爸媽賜給我一付還不算壞的歌喉,才讓我也能在一些校園的歌唱比賽中,讓人家注意到有我這麼一號人物。

  正因為在我的高中歲月裡充實了這麼多的活動,我覺得我那時簡直是風光極了,除了社團之外,又有學科、才藝比賽的參與……雖然我不是師長眼中的「醫科保證生」,卻也讓我成為台南一中的風雲人物(好吧……我只是自認應該很多人聽過我的名字)。

  我永遠記得畢業時,一個班上同學拍拍我的肩對我說的一句話:「X(消音)!我真是羨慕你,有著明確的人生目標(因為我喜歡電腦),又已經有了優秀的大學校系可唸(因為我已經推甄上了),還有一個距離你這麼遠卻又不會變心的漂亮女朋友(最後還是分手了……),還有這麼多比賽、社團活動經驗,你一個高中生,真是把所有便宜都佔盡了!」

  現在回想起這句話,雖然不如往日那樣風光,但卻鼓勵了我,他像是要告訴我:「你還是要繼續加油努力,讓你的人生繼續那麼燦爛!」

  我很自豪我的青春沒有白過,尤其是高中這段回憶對於我的人生真是意義非凡。如果沒有經歷過那樣的歲月,我不會像現在一樣會體諒師長關心晚輩的心;我不會了解在外在條件之下,講義氣才是友情的維繫之道;我不會去思考愛人與被愛,不懂得替別人(或者說是女孩子)著想;不會懂得鋒芒不要太露,否則樹大招風。雖然我的人生才過了廿一載,但這個黃金時期絕對教我永生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