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好人助教」--我寫在台大資訊系刊

[前言] 應台大資訊系30週年慶系刊的邀稿,我把之前寫過的「好人助教傳」作了一點整理,再由學弟們審稿(據說好像也沒改...)加圖後上了系刊,由於系刊已經發行,所以我就把我的部份放在這裡,供沒有拿到系刊的人觀賞(有人會想看嗎?XD)

ericsk (大學時) 概念圖2004那年,我進入台大資訊系就讀碩士班,來到這個全國首屈一指的資訊科系,對於喜歡研究資訊科學相關知識的人而言,這無疑是件令人興奮的事。不過畢竟 是唸研究所,生活上並不會像大學生一樣多采多姿,在開學之前,我也認為自己未來的兩年只是埋首於實驗室裡做研究,順利的話兩年後寫篇論文畢業,如此而已。

但這一切在我認識劉邦鋒老師之後就改變了。

剛到台北來的我,因為 在外租屋,而且也要儘可能地負擔自己的生活費不給家裡造成負擔,所以我便開始研究在資訊系擔任助教的機會。因為從很久以前我就希望能夠扮演老師的角色,因 為若是能夠在別人不會時把他教會,這才表示自己是真的懂了某個知識。所以我選擇了自己較有把握的「程式設計」作為擔任助教的第一志願,但是當時有兩位老師 開授這門課,經過詢問實驗室綽號「小兔」的學長,他推薦了我劉邦鋒老師,因為劉老師雖然外表冷酷但其實是個有趣的人,甚至還是個動漫迷,小兔跟我說了許多 關於劉老師的事後,我便毫不猶豫地寄了封信給劉老師詢問擔任課程助教的可能性,沒想到老師很快就回信了,並且找我到他的辦公室裡詳談。

我媽也要跟P老師合照
好人助教母子與劉邦鋒教授的合照

在劉邦鋒老師的辦公室裡,我一開始果然被劉老師兇惡嚴肅的表情嚇到了,而且一聽到我是外校(交通大學)畢業的,老師就不斷恐嚇我台大資訊系怪物很多,不斷地問我是不是有被怪物打敗的心理準備,而且他最近開發了自動批改作業系統(稱作「批改魔」),希望我至少能懂點 PHP、Perl 及 MySQL ,一連串犀利的問題似乎都夾帶著懷疑我是不是夠資格且有能力能勝任這份工作。這也難怪,畢竟我與老師素昧平生,當時也沒拿出什麼能證明自己實力的東西,所以被小小電了一番後,老師就讓我先回去想一想,他也要考慮一番。

也許是新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我一心就認為自己不能被這樣小挑戰就給擊沉,雖然在這之前從未學習過 Perl(PHP + MySQL 倒是很熟悉了),但為了能爭取老師的認同,我努力地將「批改魔」的程式碼看懂,惡補了一下 Perl 這個語言,好在大學時有好好寫作業,對於程式語言的敏銳度(自認)還不錯,所以只花了一個晚上就覺得能夠「駕馭」批改魔,立刻就帶著滿滿的自信回信給老師 說:「我沒問題!我能勝任!」不知道是我的熱忱感動了老師,還是只有我去應徵的緣故,我錄取了,確定能夠擔任大一計算機課程的課程助教。

這樣的挑戰其實才剛開始而已,在確認我是課程助教之後,老師馬上就給我新的挑戰--代課。因為老師必須率領一群奧林匹亞資訊科(IOI)競賽的國手出國比 賽,時間剛好是台大開學的前兩週,我沒有考慮的機會,必須代替老師上兩週的課,不過程式設計剛開始不過就是一些觀念講解以及簡單的語法,所以我還能應付得 來,但其實我真正擔心的是,台大資訊系向來就是有一群怪物,而我只是個平凡的碩一新生,要是在課堂上被嗆或被釘在台上,這還比較糗一點。所以我想好了應戰 策略:課程助教並不是要展現自己有多強多棒,而是要能夠輔助學習有困難的同學能夠順利解決課業上的問題才對。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進教室,迎接我的是一群活潑的大一新生,雖然大家在開學前就已經從 ptt/課程網頁 上得知前兩週來上課的是助教而不是老師,但還是對著這個站在台上的小伙子充滿了好奇。

「助教~你先來個自我介紹嘛!我們大家都很想認識你耶!」充滿活力的大慈在我上課前就首先發難了。

既然大一學弟妹都那麼熱情了,我何不趁這個機會跟他們更親近一點呢?於是我把自己設定成跟他們一樣的「一年級新生」,同時也說明了我擔任助教的理念,希望 能夠幫助到在上大學前完全沒接觸過程式設計的同學,而且我也能在與大家一來一往的互動中學到新的想法,希望整堂課結束後大家都能一起成長。接著我便藉著年 齡相近、並陪著他們在 BBS 聊天問問題的方式,一步一步與同學們建立夥伴關係,因為我一直都認為,如果同學跟助教感覺距離很遠的話,大多數人是不太能放心把自己的「不懂」攤開在助教 面前來討論,這樣會是非常可惜的。

所以我除了很認真地看著同學們的程式,瞭解他們的問題在哪裡之外,更花時間與他們建立信任感,於是同學們漸漸都很願意與助教討論問題,並且在我的堅持之 下,他們也能樂於自己先消化、思考一下問題再與我討論,避免只想賴著助教要答案,而放棄了自我學習的機會。而同一個學期我修習了呂學一老師的課,在這位資 訊系超人氣的老師課堂上,老師更是表現了與同學十足的親和力,以及不斷提醒同學在課堂上沒有笨問題,希望同學不要害怕因為問問題而被取笑,因為對授課者而 言更害怕學生有問題而不敢問。這樣的教學風格深深地影響我,我也期許自己能夠對同學們循循善誘,並讓他們瞭解到,沒有一個問題是可笑的。

2004 資訊系夜烤
好「發」的好人助教與b93眾學妹一起夜烤

也許我作得還算成功,也或許是台大的學生都很聰明善良,漸漸地我跟他們的互動愈來愈好,也就在這樣的氣氛之下,這些大一的同學給我了一個「好人助教」的外 號,後來連老師也這麼稱呼我,從此「好人助教」這個綽號就在資訊系裡不脛而走。其實我覺得同學們根本只是把我當成另一個同學而已,當他們在系館地下室煮火 鍋、在河濱公園烤肉、去 KTV 唱歌等活動都會邀請我一同參與,甚至後來我也受到同學們的鼓勵參加了由台大吉他社主辦的木吉他大賽,一群熱情同學的加油、加持之下,我也能夠驚險奪冠,真是不得不說這份榮耀是屬於我與大家一起共享的。

隨著課程式的結束,看到許多同學都從不會寫程式進步到能夠解 ACM online problem set 的題目,也能在上機考中取得好成績,雖然絕大多數都是他們自己的努力,但身為助教的我,看他們的成長也有莫名的感動,這下才瞭解到當老師、教育者最欣慰的莫過是學生的成長。同時,雖然課程已經結束,但我與他們的友情並不因此而消失,現在大家偶而還是會在 BBS 關心我的個人看板,偶而找我聊聊天,使我著實成為「亦師亦友」的角色,或許我不是實力最強的助教,但我絕對是個有熱忱的助教。

故事沒有結束...

由於在計算機程式設計擔任助教還算是稱職,我自己的老板--楊佳玲老師內舉不避親,順勢讓我擔任計算機結構的課程助教,這下就可不比程式設計的課程輕鬆 了,因為老師採納了實驗室某位強者同學的建議,決定在計算機結構的作業中加入寫一個簡單的精確時間週期的 MIPS 模擬器(Cycle-accurated MIPS Simulator)當作練習。這對助教可是一點不小的負擔,因為這是一個全新的嚐試,所以我勢必要把作業規格從零生出來,也要制定評分標準、運作方式等 等,況且計算機結構的修課人數接近兩百人呀!如果作業不好好規劃的話,那助教肯定會提前陣亡的...幾經規劃及考慮之後,我決定將整個 project 分成三個部份來,每一部份都要分組完成並且要跟助教 demo,其實與助教 demo 這點是我相當堅持的事,因為這是一個機會能瞭解同學們對於課程內容的認知,並且適時幫助他們釐清觀念,不然花了大把時間寫完這樣子的程式作業卻不能對課本 上教的內容有種通透瞭解的話,那就辜負了老師指示要寫模擬器的美意了!

由於是幫助同學瞭解課程為出發點,在 demo 時我並不是一板一眼讓同學的 project 吃幾個測試資料就打分數換組,而是儘可能地從測資中讓他們瞭解到自己可能哪裡忘了考慮,順便給他們機會向別人述說他們 project 的內容,雖然這樣作 demo 相當花時間,每一次 demo 都要花整整兩個晚上、同時進行三組才能夠消化完畢,助教及來幫忙的人都很辛苦,但我相信同學們會覺得很值得,而且有道是「教學相長」,從看他們的作品中,我也再次獲得不少刺激。

自彈自唱
好人助教自彈自唱

不過由於大三生本來實作的課就比較多,再加上因為寫了模擬器也壓縮了大家練習課本習題的機會,所以我毅然決然幫大家向老師請命,希望將最後一次的 project 作業換成兩次紙筆的課本習題作業。原本老師害怕是大家貪懶不想寫程式,但我努力地向老師分析同學們的壓力以及缺乏課本習題練習造成的影響後,老師終於開恩採納了我的建言,也讓大家在期末考前能夠花多點時間來唸書。

除了嚴肅的部份,楊老師在資訊系上課的歡樂程度是有口皆碑的,老師時常在講臺上搏命演出令人噴飯的舉動,逗得同學們總是哄堂大笑,這應該是老師為了不讓大家覺得計算機結構是門艱澀苦悶的課程而作的努力吧!最後感覺老師也很成功,整個學期就在很歡樂的氣氛以及在下的一曲「寂寞的季節」下結束了。

好人助教尚未結束...

優良助教領獎
好人助教從郭傑出主任接下優良助教獎狀

隨著兩次助教的經驗,我也升上了碩士班二年級,而且我的好朋友考進了資訊系,也希望能擔任計算機程式設計的助教,所以原本沒打算再接助教的工作,但劉邦鋒 老師竟然到系辦詢問增設一名課程助教的可能性,並且主動邀請我再一次幫他的忙,既然老師都如此熱情邀約了,我自然是沒有拒絕的資格,更何況,我對於助教這份工作仍然充滿著熱情。

或許是我課業變得比較忙碌的緣故,也可能一開始並不是我去代課的關係,我總覺得這一次當助教的感覺就不像碩一上學期一般跟同學們打成一片,在「伙伴關係」 的建立上並不是那麼順利,同學們果然在上課或作業內容有問題時,也就不習慣來找助教問問題,原本就門可羅雀的助教時間更加地冷清。本來我以為他們也許是比 較聰明、厲害的一屆,但這一切在期中上機考後證明了大家的問題果然很多,除了對於思考題目的邏輯以外,對於C語言的語法根本就不夠熟悉。

面對這樣的現象,我就好奇想知道為什麼兩屆新生的表現可以有這麼大的差距,經過我明查暗訪之下,我才知道這一屆的同學比較沒有人帶起討論或是作 ACM Online Judge 題目的風氣,我心裡就一直思考有沒有能夠幫助他們的地方,後來我便決定要「主動出擊」,不只是被動地等待同學們來問問題,更要主動開設具有課後輔導性質的 作業講解班,在一星期裡固定找一天,帶著需要幫助的同學學習如何針對作業或是待解的問題來思考,從定義問題開始一步步引導同學們把問題解決掉,經過幾次上 課的經驗之後,在我課堂上能夠回答問題的人愈來愈多,能看到這樣的改變,讓我這個助教也很有成就感,他們原本看到題目是手足無措,但慢慢地,也能瞭解到題 目要如何思考,然後能夠把自己的想法寫成程式,這樣才不會浪費了這一個學期課程的訓練呀!

rofu 與 wens
好人助教畢業典禮與Rofu(左)及wens(右)
p.s. wens 為 b93 系花之一

就這樣,94學年度的計算機程式設計成為我的助教生涯一個完美的句點。其實很多人都問過我:「會不會覺得花太多時間在助教的工作上面不太值得呢?」其實我 的答案也很簡單--不會!因為我是在做我喜歡的事情,經由這份工作,我在資訊系認識了很多人,除了從同學們身上獲得一些不一樣的想法、熱情之外,也學習了 很多資訊系老師的「教育家風範」,讓我知道要從事教育的人,除了要有耐心、愛心之外,真正的教育應該是要能夠讓同學們學到東西、獲得啟發,而不是一種將人分等級的手段。我的收穫如此之多,絲毫沒有覺得自己投入的心力、時間是不值得的,反而,這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回憶。

我能夠做成這篇文章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只能謝天了。

  • 你人真的好好喔 看著你的文章…..

    也讓我有一點想要在以後的日子多幫助同學
    (當助教的話!?如果有那個本事的話再考慮好了)

  • Ding:
    請加油!基本上我認為當助教是有沒有心的問題,至於本事…對學生多用點愛、耐心就可以了 XD

  • ….令人動容的友情,我們的助教都不怎麼好>_<,像你那麼認真的不多啦。

    不過…大一學妹有正…助教有沒有偷吃下一個阿~!

    (握~)我以後會做個好助教的!

  • LiangKuo:
    我是正直的好人助教呀! *挺*

  • TSO

    台大生想的東西果然和一般人不同!

  • Pingback: (依主題重組):電腦技術領域 « eweibookmark()

  • Pingback: 初來台大資工的那些年 | 一座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