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最後的「眷」戀

我不是要歌功頌德誰,所以不要把這篇泛政治化了...Plz

我碩士畢業後,到進關西受訓前在家裡休息了一個多月,那時發現新的眷村住宅已經建置得差不多,而舊眷村也瀰漫著要拆遷的氣氛之下,那時作了一篇「最後的『眷』戀」,也順便拍了幾張與我記憶相仿的眷村印象,雖然早就知道眷村會被拆遷,但眼中看到的,與我小時候玩耍的環境倒沒什麼兩樣...

這次趁著母親節的週末再次回到老家,但是經過那原本令我熟悉的眷村時,映入眼簾的居然是斷垣殘壁,就像這樣照片中的景色一樣:

IMG_0013.JPG IMG_0015.JPG

雖然我不是在眷村長大的小孩,但是我幼稚園、小學、國中的同學大多都是在眷村長大的小孩,我自然也會常常在眷村裡面玩耍,更何況我父母親都是從眷村裡長大的,多少也會耳聞許多眷村的大小事。縱然政府也蓋了新大樓給原本住在眷村的「新移民」們安置,但這次的遷徒,看起來身為局外人的我居然有些鼻酸。

可憐的榮民呀!年紀輕輕被軍隊帶來台灣,多少人心中以為沒多少年就能夠回到故鄉了,兩三年過去了、十幾年過去了、幾十年過去了,連孫子輩的都已經長大成人了,大多數的他們至今仍然住在台灣的土地上,當初帶他們來的國民黨只有在要選票的時候才會來給老先生、老太太們噓寒問暖;而本土意識強烈的人士,也要在他們身上強壓上「不愛台灣」、「滾回大陸去」等等帽子(都已經是討厭共產黨才來台灣的人,還被說成是同路人...),光想到這些就讓我覺得有股淡淡的哀傷,現在從已經住慣 50 年的環境再次遷徒,等於是一輩子都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有家庭的人還好,更多孤老的士官兵在面對這樣的趨勢,心境又是如何呢?

事實上眷村老舊,從安全角度來看也早就該改建了,而佔地廣闊在地狹人稠、寸土寸金的台灣,更該轉型成高樓大廈,好讓原本的土地能充分開發、被利用。上個週末剛好又看到王偉忠先生拍攝的「偉忠媽媽的眷村」記錄片,裡面有個眷村老奶奶面對眷村的拆遷,只有淡淡地說了一句:

這不搬也不行了,大不了就再適應一次囉~

也許就是這樣的韌性才讓他們能夠離鄉背井,在異鄉生活大半輩子吧!同時在記錄片中,王偉忠先生也口述了一段(以下引言並不是原文,是我憑記憶改寫的):

住在眷村裡的人,個個來自幅員廣大的區域,卻能夠融洽地比鄰而居,眷村的存在,也證明了「族群融合」在這裡非常成功...

看到這樣記錄,我們這一代、下一代要努力的事還很多呢!

再看一次岡山眷村被拆遷前寧靜的樣子,希望搬遷的人們在新的環境都能很快適應 🙂

眷村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