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中導師

我在高一時曾經在一中校門口站過糾察隊,其實要做的事很簡單,站在那裡當不動的門神,然後登記一下遲到的同學,看到老師進門要記得手舉高敬禮,我認份地在門口站了許多日子。

那時有個老師家就住學校附近,他總是走路到學校來,可是他很奇怪,他一定要走小門偷偷摸摸進來,然後我也老是忘記去注意小門,所以好幾次都沒跟他敬禮。每當我沒跟他敬禮時,他就會故意走到我身邊,然後用右手食指狠狠地戳著我制服上的「上官林傑」斥責我為何不向師長行禮....

說實話,以我年輕時血氣方剛的程度,用力撥開他的手而且回嘴是一點也不奇怪,但是我沒有。被他戳過一兩次之後,我開始注意小門,當他還離校門口有五十公尺時,我就開始以誇張的動作,抬起我的右手,五指併攏放在右眉上,然後眼神一直盯在他身上,視線就隨著他移動的方向,當他距離我僅僅十步之遙時,我便大聲清脆地喊出:「老師好!!」,我看到他呆住了一下下,就好像動畫中會在人的頭上畫出驚嘆號的那種情節,看著他錯愕的表情,雖然覺得這種行為很幼稚,但是年少輕狂的我,還是有一種反擊成功的優越感。

後來高二分班,我被分到三類組的高二12班,開學第一天大家都不認識,坐在座位上都很安靜,雖然偶有交談,但卻不會吵嘈。我很幸運,高一同班的同學有五個一起被分到這一班,而且有一位整個高一都坐在我後面,成天跟我一起打嘴砲的同學,所以我還不會覺得很寂寞。

然而,我果然是個不寂寞,班上突然走進來一個熟悉的老師,他還沒宣佈他是這一班導師時,我的心早就已經涼了半截,以鄉土化的語言來說,那就是:「幹!沒那麼衰的吧!?」但在他宣佈完之後,剩下半顆還在跳動的心就變成我不熟悉的頻率擠壓我血液......。

「新班級新同學,要怎麼讓大家很快就熟悉彼此呢?我來點個同學告訴我們有什麼好辦法吧~」

我的導師這麼說著,但我早就篤定自己會是被叫起來的那一個,就算他不記得高一站糾察的我,也會因為點名單上名字長度的與眾不同而讓我雀屏中選。

「咦?我們班好像高一17班進來的人挺多的喲?這叫勢力龐大吧?我來點一個......喲~上官林傑耶!那就你吧!」

靠!不是這樣的吧!你以為是在玩神奇寶貝唷?但我還是得站起來回答他的問題。

『我覺得......可以安排大家一個個上臺自我介紹,這樣應該很快就會讓彼此熟識了吧!』

天啊!我這是什麼爛答案?可是我還是害了全班在那三個月的每次班會時都有人上臺作自我介紹。

我的導師他教授我們物理科,我想他應該是個名師,因為他的年紀以及他在物理上狂傲的態度,讓我覺得該賞他一個名師的頭銜。為什麼說他狂傲呢?在於他作育無數英才吧!還有開學考給大家的下馬威......在一中,每年寒暑假開學都會有一場開學考,那時我們高二的開學考是考物理(因為升高二暑假就已編好班並且上一個多月的課),在發考卷的那天,他「砰!」地一聲把一疊考卷放在桌上,然後一個個點人上去拿考卷,考得好的人他不發一語,至於考不好的嘛......我就要出賣我的高中同學了。他姓龍,是我的哥兒們,在開學考時,他是班上唯三個物理不及格的人,而我的導師,他把不及格的人考卷留到最後發,不過我的哥兒們有點慘,他的考卷被留在最後一張,而且老師也不點他的名字,就淡淡地說了一句:「剩下那個沒拿到考卷的人可以出來了吧?」我同學默默地走到臺前,沒想到這還不夠慘......

「你考這種分數....要不要自己轉組呢?」

哇靠!這樣會不會太機車了一點?才剛上高二就叫人家轉組,不過就一次物理考得不怎麼樣而已,後來我也有幾次物理考爆,他也是不斷地數落我太愛玩電腦,太愛玩這玩那不夠專心唸書......當面給人難堪一點也不手軟,不過我還是要為這位龍同學平反一下,當初他在自我介紹那個殘酷舞台上說自己想要唸心理系時,立刻就被我的導師狠狠地吐嘈說唸心理系沒前途什麼的,總之尖酸刻薄地說了一大堆,而且又在開學後狠狠地叫他轉組....還好這位龍同學很爭氣,最後硬是高中台大心理系,在台大過著風花雪月的桃色生活,教我這個活在男人堆的小囉嘍真是好生羨慕......所以說,一次物理考爆了,又能代表什麼呢?

曾經我打算在春假時辦班遊,路線圖、交通問題、保險問題、住宿問題等等我都快要弄好了,沒想到仍舊被我導師腰斬,在早自修的時候把我叫到臺前狠狠地教訓一頓,說我枉顧同學安全,又愛玩害大家不唸書,然後開始說一天唸書要唸五個小時以上等等年輕人根本聽不進去的訓。我只記得那時我用力地拍了他面前的桌子,說:「為什麼放假天我不能出去玩?」他又一次愣住了,突然停下他的教訓,叫我回座位自己去反省。我悻悻然地走回座位,拿出自己的電腦書在看,完全無視一個早上七點會來監督全班早自習的導師。

後來這件事,他跟我媽媽通過電話,我媽媽一直叫我去跟老師道歉,可是我怎麼可能會就這樣乖乖地道歉呢?早自習進教室我都懶得看導師一眼了,而且還怪我媽為什麼不站在我這邊,現在想起來當然覺得自己是個意氣用事,可是當初怎麼樣也嚥不下這口氣。

不過我的導師也不是省油的燈,某一天的早上他又把我叫到走廊上去,然後淡淡地對我說:「你想不想跟老師道歉?」天啊!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又像高一站糾察隊的我一樣,大聲地對他說:「老師對不起!!」......我想我又讓他當機了,這件事最後他也沒再跟我計較,雖然他在成績單上的導師評語回擊了我,但是春假到了,我自己還是跑出去玩.....

他喜歡很早到學校,他每天早上七點整就會出現在教室,然後坐在講桌前看報紙,七點以後到教室的同學,沒有一個不被他奚落的,直嚷嚷著:「我一個六十幾歲的老人,都可以七點前到,你為什麼不能?」......住在學校隔壁我也行啊!

他上物理課喜歡抄筆記,因為我想他沒有別的方式阻止我們跟周公進行檯面下的交易,因為他會抽查同學的筆記看你上課認不認真。(機呀!)不過我永遠也聽不清楚他唸「二」跟「tangent」。 他最喜歡說的口頭禪是:「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雖然我到現在仍舊參不透他說這句話的用意,但很明顯他逼我們每天要唸五小時的書只是讓我們提前爆肝罷了....他最喜歡罵人時帶一句:「沒品!(台語)」他最喜歡的比喻就是:「零錢抓一把五百塊值五百,一張五百元鈔票也是值五百。」他其實是想說明好好利用鎖碎時間。他最喜歡的成語是:「輕.重.緩.急.」但是我們成天不知輕重,而且面對他的期待是緩不濟急。

升上高三,我的模擬考成績依舊是沒有起色,我想他怕我是屬於砸他招牌的學生吧!整天在我耳邊放送著要我少碰電腦,可是我公假照請,比賽照比,最後推甄上交大時,我除了第一時間告訴媽媽及那時候的女朋友外,就是告訴我的導師,他又一次呆掉了,正在洗手的他,可能都忘了水龍頭還沒關....

可是在畢業時,他交給我畢業證書的那一剎那,他緊握住我的手,很誠懇地祝福我在交大學習順利,突飛猛進。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稱讚我,突然覺得自己的價值不輸給他口中那些優秀的「台大醫科」學長,這卻也是他最後一次稱讚我,因為他也跟著我們一起畢業了....

我不知道他到底教了我多少做人的道理,但我懷疑如果我沒有被他帶過,我可能還是那種會跟導師翻桌的學生吧。

  • http://stin.csie.org/lifetype/ polaristin

    很好奇那個老師到底是誰 XDD

  • http://www.blogger.com/profile/4392659 ericsk

    林水華老師 XD

  • http://stin.csie.org/lifetype/ polaristin

    好吧 我不認識 XD

  • 年輕的高中導師

    我是剛擔任公立高中的導師(代理教師),我在思考我早自習要像你那導師一樣七點準時坐在教室裡嗎? 一樣要從那刻起開始對學生指指點點,糾正東糾正西嗎? 嗯…..我很佩服這位導師的風格,有點像我以前某個機車的數學老師,但我至今沒有一絲的感恩之意…..你覺得呢?

  • http://ericsk.csie.org/ ericsk

    嚴師會被大家記著,一定是大家能感受到老師是關心自己的。
    不然一昧地耍嚴格,年輕氣盛的高中生可不見得會領情喔~

  • lovinc

    即使是相當暴力的關心也是喔 ^^

  • Popeye

    他是林水華老師,他家住台南一中前門旁邊的巷子裡,從他家到一中走路大概不出2分鐘.
    我是下午下課去他家頂樓補習的學生;幾乎都是一中的學生,偶爾有幾個二中的.
    補習上課沒有聽到他講:[沒品];倒是常常補習課聽他講:[輕.重.緩.急]…………..
    雖然補習課上沒有像上文學校上課般震懾,但是看老師的臉總有一份威嚴在.他也說過:要故意殺殺學生的銳氣,否則有的學生很囂張,得意忘形……………
    補習的同學都有出色的成績,老師的小孩林皓昱一中畢業也考上台大電機系.
    看了上文讓我想到美國影星Richard Gere 演的 ”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 ” 裡的那位黑人教官………….都是愛深責切.

  • Pingback: 我的高三國文老師 | ericsk.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