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的好哥兒們之一

說到這位同學,我懷疑他從小就是從很正規的教育下長大的,至於我所謂的「正規」其實就是什麼事情、想法都照著規矩來,爸媽說的話必須奉為聖旨,任何事情都不能與爸媽所教的東西牴觸違背。

為什麼一開始就用如此嚴肅的方式描述呢?話說我高一就算知道這個人了,我們家住在同一個鄉鎮,一樣是就讀台南一中,不過不是畢業於同一所國中所以互不認識,但因為每天搭同一班次的火車通勤,所以多少也看過彼此。那時看到這位「同學」,每天書包正背,手提著制式台南一中的手提袋,走路十分挺直,表情略為嚴肅,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這個傢伙很做作,一副道貿岸然的樣子,正直得有點噁心,不過畢竟素不相識,在學校也不會碰到,所以也就沒把這個人放在眼裡。

有在我板上看過「我的高中導師」一文的人,一定知道我的命運實在是太有趣了!沒錯~高二的時候我跟這傢伙同班......(沒看過這篇文章的人,可以到 ptt2 的 ericsk 板 #360)

所有的老師都喜歡乖學生,這位同學似乎成績也不錯,這根本就是標準的模範生,所以理所當然地他被指派為班長,但是我依然沒跟這位班長很熟,在火車站碰到頂多只是打聲招呼,不會有更多的交談。(另一方面,那是因為我都跟 zhouer 一起的關係啊...XD)

直到我們兩個都準備要推甄交大的時候,我們才開始了近一步的接觸,也許是突然找到了共同的話題將我們兩個人拉近了吧....然後我才發現,其實他之前也看我蠻不順眼的....XDDD

我永遠也忘不了,是他幫我打電話到交大資訊科學系的系辦問推甄結果的,而且得知我上榜之後,他比我還興奮,立刻衝回班上在黑板上大書特書:「狂賀上官推甄上交大!」...

進了交大後,我在九舍,而他在12舍,總之是一個在北一個在南,交大雖然不大,但是我們兩個平常在校園也幾乎不會碰到面,而剛進入新的環境,彼此也都還是先跟系上同學一起行動(吃飯、宵夜等等)。我大一上時還蠻常往台北跑的,他偶而也會上台北....我們在台北如果要過夜,大多會找上 lovinc....

雖然我跟他去台北的頻率不同,但總是會有最小公倍數的那個週末,結果平常很少在交大校園遇到的我們,碰面的時候卻是在台大男一舍208,然後帶點諷刺地笑著:「兩個交大人,在台大開同學會?」

後來我在感情上受到挫折,他....也算是吧~他很有義氣地常常陪我到交大竹湖聊天,偶而也會掏錢買酒一起喝,不得不說那陣子有他的陪伴讓我溫暖了不少(酒也喝了不少...Orz ) 我才知道我有多麼好的一個朋友,他總是主動問我今天奇摩子好不好,不爽就出去飆一下車(註:當然 是比新竹的飆車族遜多了),開心就來打嘴砲,再不然就是殺到台北來找lovinc 一起到南京東路後的巷子裡吃羊肉....

剩下的交大生涯,感謝 Ycwjj 振興交大南友會,以此把我們兩個人再度畫進同一個圈子裡,之後就比較常會一起吃飯,因為週末的交大宛如空城(人數眾多的台北人都回家了),所以我們這些從南部上來的人就要自力救濟啦~從此以後,我們很習慣地一起吃飯,一起討論某些相關的功課,一起打嘴砲,以及一起表 lovinc....

很可惜,研究所考試一起拼台大的目標沒有一起達成,但我很清楚也很明白,真正的朋友,他會等你陪你,而且能夠讓你用最熟悉地方式傳達訊息,總是關心對方而沒有心機,不用朝夕相伴(我也不想上斷背山),是親近的人之外最懂你的傢伙。

希望我們的友情能夠長長久久。

「郁文,我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