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京阪第五週(一)

當過打飯班之後,你也可以百毒不侵!

我們連上每兩個星期都會重新抽籤決定掃地區域,而像器材班或打飯班也算是一個籤別,很幸運地,我們班在這兩個星期抽到了打飯班,原本打飯班很爽的,一來每天早上不用參加早點名,第一、四、五、八節的課幾乎上不到,吃飯又可以比別人先吃,要吃多少的菜量也可以自己決定,但這看似福利的一切,在我們連長揹起值星帶的那一刻起,慢慢成為夢魘....

打飯班快樂的一面在前一段已說明完畢,當然天底下沒有一件事只有光明沒有黑暗,當同學們用完餐之後,打飯班理所當然地要為大家善後,其實也不過就是擦擦桌子,倒倒餿水,洗洗餐盤碗筷及菜鍋湯桶,如果是一個正常的打飯班,也就是沒有值星連的「加值」,大概只有廿、卅幾件大大小小的鍋碗瓢盆要清洗,外加兩三桶餿水如此而已,但我們這麼幸運,剛好碰上輪到咱們連長揹值星帶,這下可好了,所有出現在伙房的湯鍋菜桶蒸籠我們全要洗乾淨,而且在各連開始拉菜前,我們也要先幫忙「場佈」,也就是把伙房裡準備好的菜拉出來依各連順序擺好,伙房的環境實在很惡劣,空氣中瀰漫著溼黏的水(油)汽,地板混著各式菜湯而形成廉價的滑冰場,更別提那讓人一分鐘都待不下去高溫,原本覺得詭異的菜香此時似乎也不覺得突出,雖然我們一再地佩服及感恩伙房兵們如此犧牲奉獻在此工作,但他們總是用不太好的態度跟口氣「指揮」值星連打飯班做事, 讓我們真不知是要感激他還是....

善後的部份就更不用說了,剛才提過伙房的惡劣環境,在用餐結束後,我們可是要把它恢復成像是人間的樣子,這其實還好,只是拿洗衣粉來刷刷地板,但最殘忍的是,要洗的東西一下暴增為原先的兩倍,當然,連餿水也跟著坐地起價,我們常常要走三四趟才能把這些誘人的ㄆㄨㄣ倒完,也許你會覺得ㄆㄨㄣ很可怕,錯了!爬滿蛆的ㄆㄨㄣ桶才真的銷魂吶~晚餐結束後的垃圾場(ㄆㄨㄣ桶是擺在垃圾場裡的)漆黑地伸手不見五指,幸好我們及早準備了手電筒,不過還是得一桶一桶找看看哪一桶還沒有滿可以倒ㄆㄨㄣ的。一個ㄆㄨㄣ桶大約是四分之三個人高上面再加個蓋子,最怵目驚心的一次經驗便是我打開某個ㄆㄨㄣ蓋時,手電筒一照,哇靠!我說怎麼著,今天晚上是蛆界的嘉年華會嗎?整個桶子的內邊緣爬滿了蛆爺、蛆爸、蛆媽、蛆兄弟姐妹及朋友們,那萬頭鑽動的質感真是太黯然了,我怕我這輩子再也看不到那麼多蛆了怎麼辦?那天倒完ㄆㄨㄣ之後?隔天我的食慾似乎也打了七五折,不過我可不覺得這是壞事,我想我現在應該是百毒不侵了,不過在此一定要向所有被我嫌難吃的店鄭重道歉,包括清大夜市或 118巷某些店(並不是都很難吃)等,我想我不應該再隨意批判這些至少是人間的食物....

也由於鍋碗瓢盆的量增加,洗滌部隊的戰線也就拉得特別長,常常會到第二及第六節課上課前才能把所有的餐具洗淨完畢,也許連長們看不下去了,幫我們重新做了調整,讓伙房裡的餐具由四個連平均清洗,多出來的再交由值星連負責,這才稍稍減輕了洗滌部隊的負擔,而當過打飯班之後,除了能百毒不侵之外,也更加佩服打飯人員,相信曾經抱怨過打飯班分配菜不均的同學真的可以來做做看打飯班的工作,我不是故意要用這種話來放大絕的,只是想說這件差事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做好,況且還會輪流,也許等到熟悉時又要交接給生疏的人了,只能希望大家能多給自己的打飯班多點鼓勵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