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京阪之開始像軍人的一週

哪裡是渡假村,該操的東西還是少不了。

拜我們有個偉大的連長所賜,第三週的偽京阪之旅格外精實,一收假回去就是來個早晚各跑了大約一千多公尺的柏油路,大家的腳都被操得痠痛難耐,但連長只說了這是為我們的肌耐力好!還好週三遇到高級長官來訪及週四莒光日,才有兩天的早晨不必跑步,讓大家的腿休息一下。

再來就是像前一篇所說的,用餐前每個人都要到單槓前排排站好拉單槓,不過我感覺到體能有些許的進步,所以還不會太排斥照三餐拉單槓,只是人都會比較的,看到別連的愜意用餐,我們自然會比較心酸一點…

至於體能戰技訓練就包括了「手榴彈投擲」、「刺槍術」及「射擊」,手榴彈的標準看起來應該蠻容易就能達到,可是協調性不好的話還不是人人都能輕鬆過關,筆者第一次試投時就抓不太到擲出的 timing ,結果是個未進彈,狠狠地給連長羞辱了一頓,老實說心裡不太好受,但或許這就是陸軍官校訓練的模式吧!反正這是在軍中,被長官罵一罵只能儘量不要放在心上,否則會蠻難受的(只是我很懷疑一個長官若不斷讓下屬覺得心裡不好受,難道就能用大聲斥責換來部下們的誠心服從嗎?)。而刺槍術及射擊的課程是操作真槍,我們用的槍枝算是蠻....不輕的,雖然不致於說重到難以掌握,但因為一開始的教學會有一連串的分解動作,固定在某個動作上一段時間手是會非常痠痛的,如果因為一時手痠而把槍放下,肯定又會捱一頓罵,只好心裡祈禱著趕快進行下一個姿勢,不然可能連拿起槍的力氣都沒有了…(其實是筆者太遜?)

而這個禮拜大夥兒最愛掛在嘴巴上的就是:「我們連太精實了啦!」不外乎是晚上排定的自由活動時間,全部被扣在集合教室裡背頌一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詞句,然後也不准我們交談來跟班兵們交心(不過這麼多人擠在一個教室裡,同時講話的確是還蠻吵的),所以大家不免覺得日子苦悶,如果在這裡看得到笑容,那肯定是在苦中作樂的效果。

不管怎麼說,在這裡總是在服役,多多少少也要有軍人的樣子,想著前人都會說「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雖然覺得自己體能不夠優秀,操課覺得很累,但也只有再咬緊牙關撐下去吧!反正只剩下九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