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哩的問題

最後一哩的問題,開放就是最佳解了嗎?

找到一篇舊聞,這才瞭解到全面開放最後一哩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文章中有兩段話我覺得說得很有道理:

關於「公共財」的說法也非常誤導。民國八十五年中華電信公司化之時,政府即以股票作價的方式,將歸屬權給予中華電信公司。不論你喜不喜歡,就法論法,用戶迴路的所有權非常清楚。近日在一場公聽會中,交通部郵電司副司長楊禧東即表明,政府沒有立場強迫中華電信以何種方式開放。如果消費者不希望用戶迴路淪為私人財產,最好的辦法就是阻止政府繼續釋股,讓中華電信維持國營。

<中華電信>並非不願開放用戶迴路,而是卡在定價的問題。定價之所以不能太低,是因為業者每租到一條迴路,即意味著該迴路的所有用戶都將隨之移轉。問題是業者只會承租市區內高用量、高利潤的迴路,絕不會租梨山或台東的迴路。偏遠地區只有<中華電信>虧本在做,這是因為<中華電信>負有政策任務,以高利潤的市區業務補貼虧本的郊區業務之故。這種交叉補貼使政府毋需動用稅收來拉近城鄉差距。然而,低價開放迴路破壞了國營事業交叉補貼的機制,結果是城鄉之間的數位差距拉大,台灣社會將愈趨不平等。

如果再去研究電信業開放執照後,現有執照的這些固網公司當初的承諾,真是覺得十分可笑,說好了要積極佈建固網結果排擠了當時願意採用無線技術的電信公司,結果現在發現固網建置成本太高,轉而尋求 WiMax 解套,再不然就是透過 NCC 把黑手伸進中華電信,希望能透過政治力的操作要求中華電信開放最後一哩,但這動機的背後,說穿了只是廠商們想撿現成的便宜而已。

不過身為消費者,當然也希望網路的使用費用能夠再向下調降,不過我現在還不是十分瞭解不降價的原因,之前有聽過的說法是:

其實中華電信一直都想調降,只是怕掀起價格戰而讓新興的其它民營業者難以競爭,所以最大股東交通部才不准降價的。

我不能為這種說法背書啦,不過說得也算是有道理,如果以後有機會能瞭解不降價的原因,如果不是機密資訊的話,我再為此修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