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大夫的困境

你以為我又想講「文人相輕」這個老梗嗎?其實我想說的更多....

「士大夫」過去是指在社會上有地位、有威望的知識份子,但其實我這裡想說的只是唸過書的人。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唸書不是好事嗎?從小到大多少師長告訴我們:「只要好好唸書,就會有前途,會有好日子過。」所以有辦法的,都去唸書,沒有辦法的,想辦法讓下一代去唸書,所以整個台灣社會都是士大夫 (當然我也算是唸過書、是我所謂的「士大夫」),那這樣不是應該很好嗎?大家都很有前途,都有好日子過...

但現在的社會氣氛看起來好像不是這樣....對吧?

其實士大夫都有困境,但不知道是沒有發現,還是基於士大夫的自尊而不願意承認而已?士大夫的困境就是非常容易被控制,怎麼說呢?各位士大夫可以仔細想想從小到大,我們唸書學得最透徹的是什麼事?就是「競爭」與「優越感」 (一字以蔽之就是「鬥」),我們學的是追求個人的成功,所以在社會上,只要權威者給士大夫好的待遇或階級,這個士大夫就會自動去擺平其它的士大夫 (或者是為了爭取而自動產生競爭意識) ,所以有了「因為我頂著 OO 學歷的光環,讀聖賢書,所學何事?」的優越感,打從心底不想與人合作追求團體的成功,怎樣都要做到「我最棒、我最屌、我最厲害」才肯罷休。但事實就是,你有 OO 學歷只能證明你唸書考試超強,其它什麼都沒證明。更何況很多時候,你真的有把在學校學到的知識發揮在你的工作上嗎?

但是士大夫有優越感,做了與別人不一樣期待的事好像就是認輸,所以苦撐在自己可能不那麼有熱情、不那麼喜歡的領域中,開始懷疑以前追求的那個美好未來到底在哪裡?

我就以自己為例,我絕對不是優秀的讀書人,我高中化學考過個位數的分數、大學被當過幾科、碩士班也沒做出很了不起研究,但作為一個士大夫,我在每個階段也都接受了困境的挑戰。大學四年想換個環境唸碩士班,被所有週遭的朋友質疑為什麼不推甄本系;碩士班要畢業時,被所有的人質疑為什麼要去 CHT 服國防役;國防役結束時,所有人都訝異為什麼我要離開 CHT;甚至我到 Microsoft 做技術傳教士,也要被許多朋友質疑為什麼不做個堂堂正正道道地地的工程師?別人的故事我不知道,但這個社會就是那麼愛幫士大夫做生涯規劃:「你一個交大資科學士、台大資工碩士為什麼不 XXX ? 為什麼要 OOO?」

亂七八糟講了一堆,其實我想說的是,高學歷、高階級都不是讓你優越的條件,只有讓你的長處被發揮了才是。

  • alice

    所言甚是˙阿~~

  • jialing

    深有同感! 應該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做自己有興趣想做的事, 而不是走社會大眾所認定應該走的路線.

  • 很簡單…體驗生命少當自己是士大夫就好!士大夫是封建思想下的產物是脫離現實的特殊階層…不是現代物質文明該出現的東西!物質文明依靠勞動生產接近人的生活爾後才是進一步的接近平等與人的心靈….請好好做個現代人吧PS.全亞洲的現代化好像也不是一兩天了怎麼還有什麼士大夫呀??怪…

  • 歸根講起中國農業社會的機構和封建思想使中國古代不能產生(文藝復興)自然科學此種機構是如今還大部分遺留著(這種情況看這種文就能很明瞭..)人民一受教育便(教育人民)以士大夫階級自居不肯在動手在學所習科目只問出路之好待遇之豐不校量科目基本訓練如何個人興趣如何把利害之價值放在是非價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