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

這個標題下得很像國小作文題目...

今天在 twitter 上閒晃的時候,剛好看到迴紋針老師談到電影「大敵當前」的男主角 Jude Law,我就回了一句:「Jude Law++」,而迴老師就回了我:『我們好像很多偶像一樣喔?Jude Law, 桂綸鎂, Open將..』...

其實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偶像不偶像了,只是單純覺得一個名人值得欣賞,不像學生時期那樣會去關注著某個明星所有新聞般的偶像崇拜。這讓我開始想想我過去曾經把哪些人當作「偶像」了,大學以前的「偶像」似乎都是藝人。

小學的時候,在四年級以前是小虎隊,我早就忘了是什麼原因喜歡上「小虎隊」的「紅蜻蜓」,之後每當小虎隊發行新專輯時都會想要買錄音帶。由於年紀還小,對於偶像的「支持」也僅止於此,後來就隨著他們解散也就沒有再以「小虎隊迷」自居。不過在迷小虎隊時讓我開始跟著錄音機哼哼唱唱,算是開啟我喉嚨的一個開始,只是我沒有天份,更沒有老師的指導,自然是唱得五音不全,不過,六年級時坐在隔壁的女生因為非常喜歡梁朝偉的「為情所困」,所以天天教我唱這首歌,沒想到我最後能完整、無走音的狀況下唱完這首歌(還在某個場合下被推到台上表演),自此開始找到一點歌唱的自信,後來也就更加關注歌星的動態。

上了國中之後,身旁喜歡唱歌的朋友不少,大家有時候聊天或是在說故事時都很愛引用流行歌的歌詞來對照情境(其實這跟吟詩作對一樣嘛 :P)。那個時候,因為不知道怎麼出現的「Eric」這個英文名字,而讓我喜歡了兩個同叫 Eric 的歌手 -- 孫耀威 和 巫啟賢。喜歡孫耀威的原因,大概覺得他是個形象清新的高材生,他可是香港中文大學電腦工程系第一名畢業的!對當時喜歡電腦的我來說算是一個目標人物吧!希望可以成為那樣親切、開朗及優秀的人(註:不過他說他自己有第一名癖,還好我沒有...);至於會注意到巫啟賢,完全是因為「太傻」這首歌,在聽到這首歌的時候,覺得巫把這首歌詮釋得很棒,嘶吼的嗓音更增添不少滄桑的感覺。雖然我也因為同學的關係學唱了不少其它歌手的歌,也因為想多學英文單字而把爸媽聽的西洋老歌拿出來學唱並認單字,但是要講到「偶像」,以當時的心情還是只能算是孫、巫兩人。

一直沒有心儀女藝人的我,好像也有被懷疑過性向的問題,還好這個現象到我高中就結束了!因為我的高中時代就是「無印良品」與「梁詠琪」的專輯霸佔我的 CD 播放機。說到 Gigi 梁詠琪,大概就是我人生中最瘋狂的追星生涯了吧,除了會把零用錢存下來買 Gigi 的專輯之外,還會去參加她的簽名會、握手會及歌友會,這樣瘋狂的追星行為,真是印證她在當時被封為「少男殺手」。而無印良品則是因為喜歡他們的歌,所以無印良品從出道到解散的每一張專輯我都有收藏(現在大概也.....),而且每一首他們的歌我都會唱,說是偶像也不為過就是了。

只是在高中開始學了彈吉他騙吃騙喝,開始就會找很多歌曲來聽來練習,漸漸地也就不會只限於關注偶像的歌曲,只要是當時流行的歌曲大多會想辦法找來聽,「偶像」的情感就隨著我吉他彈奏技巧的成長而慢慢逝去。高三以後就完全不會去「迷」偶像了,完全是以歌曲的耐聽、好聽程度而去買專輯或是瞭解歌手,所以後來就讓很多歌手陪伴我度過高三的課業壓力。不過我每天晚上一定要聽完陶喆的第一張專輯(沙灘、流沙那張)才肯睡覺就是了...

雖然沒有偶像,但大學之後我就多了很多欣賞的人,但範圍已經不再限於明星藝人,反而多了很多認真的人,像是滿腔熱血的教授、很有責任感的同學等等,說穿了,也就是向優秀的人看齊,希望能夠學習到他們的長處、對事物的熱血之類的,一直到現在,我還是盯著許多這些我欣賞的人與物,持續地向他們學習,向這些「我的偶像」們致敬!

  • Etta

    還以為是色戒裡的迴紋針orz…

  • 迴老師本人好像也有被色戒概括提及的困擾 XD

  • 其實說真的啊…我自己從小都沒有什麼偶像耶…頂多是喜歡看這個人而已,賞心悅目那種開心的感覺。要我去瘋狂的崇拜,好像從未有過^^恰巧你寫了,接著昨天沒討論完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