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05 的助教經驗

原本 CA2005 (計算機結構 2005) 結束之後,我是不太想再擔任助教的,但是在 b94 開學前 pangfeng (a.k.a P老師) 直接到我板上問我要不要再在他的課堂上演出好人助教,在老師都這麼盛情的邀請之下,而且還費心去系辦問能不能增設一名助教,既然老師都給我這麼大的面子了,加上我也蠻樂於助教的工作,而且一起搭擋的夥伴就是高中一起坐兩年火車上下學的 zhouer,所以好人助教又在 C2005 重出江湖。

還記得在 C2004 時,開學的前兩週課是我去代課的,也許當時有同學覺得很奇怪吧!「怎麼有教授那麼年輕的? :p」不過也因為這樣,我跟 b93 的同學蠻快就熟識了起來~想到那時資訊系上的夜烤還有人拉我一起參加,到現在還是覺得相當感動。然而 C2005 並沒有這樣的機會,所以一直到期中考前,我也沒認識幾個 b94 的同學,而且覺得討論風氣沒那麼熱烈。一度我認為「好人助教也會有使不上力的時候呀!」

直到期中上機考結束,看著大家被大洪水淹沒的慘狀,我開始提議另外找時間幫同學們上實習課,既然討論的風氣看起來仍舊沒有漲抬的可能性,那就讓助教來拉抬吧!當然同學們也很支持,讓我們決定了每個星期三的晚上一起來討論當週程式作業。也從這裡開始,同學們開始願意與助教討論問題,才漸漸開始認識了 thirddawn 等同學。讓我覺得身為助教,一定要想辦法讓同學們有信賴感,願意與你討論問題,每個人都很害怕自己的問題被別人取笑太簡單(or 太笨),如果只是因為這個想法而讓自己失去了解決疑問的機會,吃虧的還是自己。我曾經上過「隨機客」老師的課,在課堂上老師直說:“There's no stupid question”我覺得這真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身為學生的我們本來就有發問的權利,畢竟都是交了錢來學習,為什麼要放棄自己的權益呢?

2004 年冬天時,台大吉他社辦了木吉他大賽, b93 有一群可愛的同學到了二活演藝廳幫我加油打氣讓我很感動;2005 年的冬天雖然沒有木吉他大賽,但是資訊系的卡拉OK活動,一樣有一群可愛的同學們幫我加油(還有握手 :p)(當然其中也包括許多在 CA2005 時認識的同學們),這也讓我清楚地知道:我們之間沒有距離。

最後的一堂實習課,我依循前兩次當助教的慣例弄了個小型的個唱 XD ,不過因為疏於練習,沒辦法讓各位欣賞到木吉他大賽拿過第一的風采,在此我感到非常地抱歉 XD (反正我在 CA2005a 也猛忘詞 XD),不過大家還是很配合地打拍子、合唱,我想這也代表了 C2005 順利的結束,除了教授及助教們辛苦的演出之外,也成就於同學們的高度配合(比方說對「使徒」這玩意兒相當入戲, 還改編了歌曲)。在此也要謝謝像 purincess, LPH, mimi, 等強者們幫同學解答問題,順手幫助教們減輕了不少工作。

當然最後要好好謝謝我的 partner -- zhouer,雖然平時在外拋頭露面的是我,但是讓同學們順利地繳交每次作業以及期中期末上機考,這莫大的功勞一定要給你的,讓批改魔更加順利地批改同學們的作業,還有應付老師奇怪的需求 :P。當然也要謝謝 P 老師給予我一個發揮的舞台,若要說起我研究所生涯中重要的貴人,P老師絕對是不會被我忘記的!m(_ _)m 當然也要不免俗地,與 CA2005 一樣,感謝我的女朋友--牛奶捲,因為妳的陪伴及支持,才能讓我能為 C2005 付出及貢獻。

也許再過半學期我就會結束學生生涯(也可能結束不了...orz),而 CA2006 的助教已經確定不會是由我擔任,所以 C2005 應該就是好人助教的句點了,我想我要謝謝整個台大資訊系給我這樣的經驗,要謝謝的同學也太多了,那就謝天吧! 🙂

後記

很多人都會問我:「當助教對你的研究又不會有什麼幫助,為什麼你要花那麼多時間在做助教的事呢?」我想這個感覺對我來說,就像第一年進聯發科就能拿到市值大約 500萬的股票(我以今日收盤價 335 來估),為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去聯發科工作一樣吧!:p 不是說我多麼自命清高,只是人各有志,就好像曾點只想與幾個朋友到溪邊沐浴然後唱唱歌。我熱愛助教這份工作,而且我想把它作好,如同我在接受政大新聞系同學採訪時說的一樣,很多第一次接觸到程式設計的同學,他們都是很需要協助的,而我有能力也有這份心,為什麼不努力把這件事作好呢?我也說過很多次,當助教絕對不是要證明自己有多強,台大資訊一年有幾個拿牌的國手?光用牌就把我砸死了....但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武器,我想那就是想要幫助同學解決問題的熱誠吧!比成績還是比研究能力我想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但如果要比當助教的熱誠,我想我尚可一搏 XD

其實我希望「好人助教」這個名詞不會只是我在資訊系的綽號,希望能夠推廣到每個擔任助教的同學上,最好以後每個助教都是「好人助教」。(不過大概很多老師就會開始頭痛這些同學研究是不是作得不夠認真了 :p)